欢迎提交优秀网站

您好, 游客 • QQ登入 登录 注册

贝加尔湖的水是如何被搬到中国的?

临沂道路救援(www.blguolu.com)报道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曾如此描述贝加尔湖:置身于这令人神往的大自然之中,人心中难道还能留得住敌对感情、复仇心理或嗜杀同类的欲望吗?人心中的一切恶念似乎就该在与作为美与善的直接表现形式的大自然接触时消失。

11月7日,中粮可口可乐旗下高端水饮新品“中可·贝加尔”双十一期间在京东首发——把它从俄罗斯贝加尔湖畔搬到中国的电商节,有一段漫长的流程。

这些饮用水从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海”水厂仓库装车,经过西伯利亚大铁路抵达满洲里清关后再上架京东抵达中国消费者的手中。

跨越2000公里的湖水见证了中俄两国愈加深入的商业往来,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走过出门,在海外市场渗透影响力的一次尝试。

贝加尔湖的水是如何被搬到中国的?

贝尔加湖

俄罗斯“国水”

中国消费者对贝加尔湖的了解仅限于高中地理课本以及歌手李健的那首《贝加尔湖畔》——在贝加尔湖畔,你清澈又神秘。

贝加尔湖位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州的东南部,新月状的湖面绵延600多公里,宽度在60公里左右,湖两侧夹着1000-2000米的山脉。安加拉河由湖中蜿蜒流出横跨伊尔库茨克州汇入叶尼塞河直抵北冰洋。

“贝加尔”是英文“baykal”一词的音译,俄语称之为“baukaji”,源自蒙古语,由“saii”(富饶的)加“kyji”(湖泊)转化而来。因湖中盛产多种鱼类而得名。作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含水量为2.3万立方千米,占全球地表淡水资源的20%以上。

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曾如此描述贝加尔湖:置身于这令人神往的大自然之中,人心中难道还能留得住敌对感情、复仇心理或嗜杀同类的欲望吗?人心中的一切恶念似乎就该在与作为美与善的直接表现形式的大自然接触时消失。

早在2017年,中粮可口可乐(简称“中可”)高层就曾公开表示,有意将俄远东地区的饮用水引入中国市场,布局中国高端饮用水市场。

今年3月,中可和远东地区勘察加海港公司Aquamarine水厂签署协议。在5月又与俄罗斯“贝加尔海”公司(Baikalsea)签署了代加工和出口运输协议——由中可投资,由俄罗斯当地水厂生产,包装按中方要求设计,生产流程由中方监督,在中国市场销售。“中可·堪察加”、“中可·贝加尔”两款高端饮用水因此诞生。

中可供应链技术总监申鹏是建立“中可·贝加尔”、“中可·堪察加”这两个品牌的亲历者,一年来他为前期考察、中期谈判、后期技术沟通反复来往中国、俄罗斯十余次,评估水源状况,水厂设备工艺,监督产品生产以及后期仓储物流等事宜。

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语言不通,习俗不同,外加文化、礼仪差异,他在与俄罗斯水厂工人、技术人员的沟通中都会遇到障碍。今年年初,“中可·堪察加”预计只需10天出水,结果为了品质的保证足足花了40天。他忍着苦寒,亲眼见着堪察加从一片冰原到春花烂漫。

申鹏提到,中可之所以选择和当地“贝加尔海”公司合作,原因在于它在俄罗斯家喻户晓。

这是一家生产俄罗斯“国水”的公司,占据俄罗斯市场近9%的销量份额。

“贝加尔海”的品牌效应犹如中国的茅台。官网上悬挂着普京与各国领导对话时的照片,以及各国领导人身旁的矿泉水瓶。

今年在海参崴举办的东方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世界宾客,摆在各国政要桌面上的玻璃瓶矿泉水便是由“贝加尔海”生产的。

记者在伊尔库茨克、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罗夫斯克等俄罗斯大城市发现,“贝加尔海”生产的水覆盖伊尔库茨克州大大小小各个场合,路边摊、超市、酒店、机场,随处都能看见“贝加尔海”的产品,价格从40卢布到750卢布(约合4元-75元人民币)不等。

贝加尔湖的水是如何被搬到中国的?

水站所在地达利斯特沃岩卡

北海的“水城”

贝加尔湖在中国古代曾被称为“北海”。唐代诗人汪遵曾有一首《咏北海》:

汉臣曾此作缧囚,茹血衣毛十九秋。鹤发半垂龙节在,不闻青史说封侯。

这首诗通过描述“苏武北海牧羊”的典故,赞颂了苏武的民族气节。

身在水畔,伊尔库茨克人对贝加尔湖和安加拉河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伊尔库茨克市区还有一座安加拉河疗养中心,这个1910年代沙皇俄国时期的医院在上世纪70年代被改造成了疗养院,以水为疗养主题——每日用经过处理后的安加拉河水为疗养者冲澡,饮用从贝加尔湖中搬运来经过处理的湖水。

安加拉河疗养中心的院长名叫费多琴科,这位伊尔库茨克大学药学教授接近80岁高龄,在此工作已有50余年,他专业从事水对人体健康的研究工作,在日常教学任务之余还为安加拉河疗养中心的病人做疗养建议。他提到,贝尔加湖中的水不仅清洁且含氧充分,味道独特,对人体有益,因此一直被安加拉河疗养中心作为调养病人的辅助资源。

“贝加尔海”在贝加尔湖的水源地位于利斯特沃岩卡,从伊尔库茨克市区驱车到贝加尔湖畔的这个小镇需要一小时。

途中的贝加尔斯基公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白桦林和俄罗斯松。东西伯利亚绝大部分地区是海拔500米以上的山地,公路并不平坦。从爬坡车道的底端仰视顶端,视觉上竟犹如天梯。

虽然是10月底抵达利斯特沃岩卡,但略高于冰点的凛冽寒风依旧如刀一般刮着人的脸。“贝加尔海”的水站并不大。推开水站的大门,就能见到监控视频以及密密麻麻的银色管道,管道上包着一层防止水凝结的银色薄膜。在三个穿着蓝色工服的水厂工人指导下换上专业的白色防护服、防护帽后,推开一扇扇铁门,沿着铁扶梯,可以一点点下到水站的最核心部分——装有10余道滤网的抽水泵和抽水管道。

这里阴冷潮湿,已在湖面之下,伴随着“嗡嗡”的抽水声和说话的回声。水站工人亚历山大介绍,抽水泵连接了一条850米长、10厘米粗的抽水管直达贝加尔湖430米深处。每天有3辆运载量达27吨的储水车会把这些水运往市区的“贝加尔海”水厂再次进行处理、装瓶,一天产量高达25万瓶。

贝加尔湖的水是如何被搬到中国的?

水站工人亚历山大

“贝加尔海”在俄罗斯国内一直把“430米”作为品牌最引以为傲的卖点——瓶身、广告以及公司大巴车上都印着430M以及Baikal的logo。

“贝加尔海”的外事主管谢尔盖介绍,原因在于这已经近乎“贝加尔海”水厂技术极限,贝加尔湖平均水深730米,430米往上存在杂质,往下存在沉积物,430米位于中间部分,恰恰是湖水最纯净的部分。

中俄合作“样板”

45岁的谢尔盖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18岁就在中国留学,学习对外贸易专业——1992年苏联解体,中俄关系解冻。他和家人相信,俄罗斯未来和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经贸往来会极为频繁。

毕业后,他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工作,又在北京上海呆了10年,讲着一口流利中文,是个“中国通”。2013年,谢尔盖回到家乡伊尔库茨克,成了“贝加尔海”的一员。

和“中可”的合作,谢尔盖全程参与其中,起到了桥梁作用。在和申鹏合作的一年多时间中,两人建立了深刻的友谊。两人见面并无太多商务上的客套,更多是老友之间的随意。

在饭桌上,谢尔盖见一行人沉默不语气氛沉闷。他用那流利的“俄式中文”示意“聊几句嘛,轻松点”。而申鹏接过话茬对他开玩笑道,中国有句老古话,叫“食不言寝不语”。

谢尔盖这个在中国就已经习惯网购的俄罗斯人知道中国电商的威力。他和“贝加尔海”厂长鲁斯兰·科文在得知“中可·贝加尔”将在双十一前登上京东销售后表示,希望能通过电商渠道在中国市场打开更大的市场。

事实上,不仅仅是谢尔盖和鲁斯兰·科文看好这一合作项目,伊尔库茨克州同样将其视为中俄合作的重点项目。

“贝加尔海”和中可的合作,是中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合作产品。2016年5月,中俄签署了《中俄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之后的双方的合作项目以能源等原材料贸易为主,而普通消费品的合作,“贝加尔海”则是其中少见的部分。

贝加尔湖的水是如何被搬到中国的?

中可·贝加尔

伊尔库茨克州副主席韦德尼科夫提到,中国企业较少在俄罗斯投资设厂,过去的商贸往来也是以能源为主。但是中可和“贝加尔海”之间的合作会成为合作样板。他了解到在中国上海召开的第一届“进口博览会”,认为这将是俄罗斯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好机会。

2015年6月18日,京东全球售俄语站建立,韦德尼科夫也成为了京东用户,曾在京东全球售上购买数码配件。

“我希望更多像京东这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能把伊尔库茨克州的产品介绍给中国消费者”,韦德尼科夫说,“我们这儿的伊尔库茨克蛋糕就很不错”。

说完,韦德尼科夫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州长笑容。

本文由_临沂道路救援_临沂市路路通道路救援服务中心www.blguolu.com编辑发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