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站运营 正文

蔡文胜只是美图秀秀的投资人?NO,他是美图的真正创立者

2017-07-11 21:38:59 来源: 阅读 19 次

  摘要:高中辍学的蔡文胜,摆过地摊,做过服装,炒过股票,卖过域名,当过站长,投出了58同城、暴风科技、飞鱼科技、云游控股等上市公司。他的经历就像美图秀秀的功能一样,可以激发屌丝青年的自信:不会英文,不懂技术,一样能在科技圈如鱼得水。

  对即将到来的会面,青年小黄满心期待。自一月前通过与密斯金相识,他便无可救药的害起了相思病。

  照片上的密斯金,雪肤花貌,身姿袅娜,正是梦里伊人的模样。两人虽分隔南北,素未谋面,但有网络相连,感情日笃。终于,青年小黄再也按捺不住,豪掷几千元买机票,要与女神一见。

  可眼前这一个劲儿和他招手、灰头土脸的胖姑娘是谁?

  “就是我啊!照片上化了点妆,还用了美图软件。”密斯金说得委屈。

  压根儿是两个人好吗!青年小黄感觉受到了欺骗。网恋欺骗了他,密斯金欺骗了他,美图软件欺骗了他。他忍无可忍,挥出了拳头。

  千里奔赴的情郎竟然挥拳相向,密斯金奋起反击,两人遂扭打作一团,直到警察叔叔将其分开。两人一起进了派出所,又一起上了新闻头条。

  

 

  对于这桩“美图软件闯大祸,男子当街揍女神”的奇闻,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先生有不同见解。

  “一个人美不美,除了脸蛋,气质和自信很关键。美图让人更美,常用能变自信。一旦有了自信,就会由内而外散发魅力。从这个层面讲,美图是帮中国女孩子的魅力增加了一个档次。”

  我几乎都要相信了。多少次面对美图秀秀制造出的可人儿,真忍不住觉得自己其实就长那样。估计不少人都有过相同感受,一个美图秀秀顶100条Narcissus照过倒影的河流。

  可蔡文胜还怕我不信,又抓起桌上的手机,“有图有真相”地向我展示。“你看我今天发的朋友圈没?这张是我以前屌丝的样子,这张是我那天参加‘群英会’时自拍的。我现在常用美图,不是越来越漂亮了吗?”

  他口中的“屌丝照”,拍摄于1986年。照片里,年轻的蔡文胜赤裸上身,筋肉结实,带着根挺粗的金链子。乍看有点像李小龙,李小龙也确实是那时蔡文胜最崇拜的明星。他表情有些迷茫,没有直视镜头,有点像《古惑仔》里的配角,又像贾樟柯电影的主角。

  另一张照片则是商人蔡文胜的样子:坐在颇宽敞的汽车里,穿着Zegna的丝绒西装,经典的45°自拍。看着挺白,但还是有中年男人该有的皱纹、斑点,不知是没用美图秀秀还是磨皮磨得不够狠。

  

 

  从街头少年到成功人士,这中间当然不是“一键美颜”的距离。高中辍学的蔡文胜,摆过地摊,做过服装,炒过股票,卖过域名,当过站长,投出了58同城、暴风科技、飞鱼科技、云游控股等上市公司。他的经历就像美图秀秀的功能一样,可以激发屌丝青年的自信:不会英文,不懂技术,一样能在科技圈如鱼得水。

  但他名片上全没印这些,甚至没印他的投资公司隆领投资。上面只有三个名字:美拍、美图、4399。这是他现在最看重的三个项目。

  “我自己做的公司,应该算两个半。一个是265,已经卖了;一个是美图;半个是欣欣旅游。”蔡文胜这样注解自己的创业生涯。

  拥有9.8亿用户的美图公司,承载着蔡文胜走到舞台中心的雄心。他把80%的精力都投注在美图上,反复强调自己“重新创业”,把微信签名档也改成了“一切归零重新出发”。

  为什么是美图?在蔡文胜看来,美图极大改变了国人的网络社交习惯。不爱用头像的人们开始越来越多的以真面目示人(尽管是加工过的)。男男女女都越来越自信,图片社交成为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不光中国人民需要美图,世界人民都需要,美图有机会成为世界级产品,公司今年的重点就是把产品推向世界。

  “美图是一个想要用美改变世界的公司。”蔡文胜说。

  你看,一旦赋予意义,蔡文胜的再次逆袭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这可是,改、变、世、界的公司。不过,我们先让世界休息下,看美图在为用户构建自我的同时,怎样重构蔡文胜。他不再是那个倒腾着各种玩意、迫切要攫取财富的机会主义生意人,也开始讲梦想。

  据说,全世界每隔3秒就有一个人上传自拍图像,而美颜相机每天会为粉丝生产出1亿张自拍照。在李开复、徐小平发言的空档,蔡文胜把手机在脸前略微高举,摆好表情,咔嚓咔嚓,又为自拍家族添砖加瓦了几张。

  这是李开复病愈复出,并宣布创新工场、真格基金、隆领投资共同成立“群英会”的发布会。台上三人侃侃而谈,台下坐着几十个记者,蔡文胜玩起了自拍,还真是勇气可嘉。就不知他是情难自禁,还是实在想抓紧一切机会为美图代言。

  自2013年美图手机项目提出后,蔡文胜宣布出任美图秀秀董事长,他越来越多站到美图的台前。

  做投资、再创业、做手机,这路径和雷军太像(他们还都喜欢用手机的方式展示产品)。当时外界都说他想当“蔡布斯”,由此提出疑问,美颜手机的市场有多大,软得能否硬起来等等。自拍毕竟只是手机的一个功能,优质的前置摄像头能成为核心竞争力,让人心甘情愿地掏2000多块吗?

  截止到4月8日的新品发布会,美图已经发布6款美图手机,也算是机海战术。相较于明晰的APP用户数据,美图手机销量一直成谜。

  今年1月,美图CEO吴欣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美图手机卖的挺好,手机销售已经占据公司收入的主要部分。”

  按照蔡文胜的说法,他并没把美图手机放在那么重要的战略位置,只将其视为美图软件的配套。

  “美图的核心不是手机,美颜手机也不可能复制小米的成功。但美图软件是可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用的,让苹果、三星、中兴、华为的用户都来用。”

  “你是在美颜手机的发展中改变了看法吗?”我问。

  “不是,我们一直是想用美图软件改变世界,占领10亿以上的用户,手机只是个配套。”

  另一个蔡文胜急于纠正的普遍看法是:美图只是蔡文胜投资的公司。

  “大家以前搞错了,美图秀秀是我亲身参与从策划到起名的公司,整个团队都是由我以前公司的员工组成,等于有我自己的基因。”

  2008年从北京回到厦门,蔡文胜把当初离开时留在厦门的公司梳理出两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吴欣鸿带领的美图秀秀,他从公司里挑走了18个人。

  起初“美图秀秀”也不叫“美图秀秀”,叫“美图大师”。用了两个月,蔡文胜嫌弃“大师”这个词不够通俗,而且是名词加名词,不生动。就给改成了“美图秀秀”,名词加动词,一下就活泼了。

  2013年,美图秀秀已经拥有4亿用户,蔡文胜的心态也有所变化:也许美图真能做成个大公司。他开始全力投入美图秀秀。

  在美图,蔡文胜主要负责战略、资本、人才吸引这三方面的工作,产品的开发运营则仍由CEO吴欣鸿主抓。

  虽说是自己的公司,蔡文胜也算新官上任,立刻烧了三把火。

  第一把火是资本。2014年一年时间内,美图就完成了A、B、C三轮融资,累计融资3.6亿美元,C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这是蔡文胜为做世界型公司的战略储备。

  第二把火是队伍的迅速扩充。2013年初,美图还只有50个员工。今年4月,美图员工扩充到508人。

  第三把火是美图从工具到社交的转化。如何社交化是工具类应用的共同痛点。美图之前的产品,不管是美图秀秀还是美颜相机,都是工具类应用。但和很多工具类应用不同的是,“美图”往往是为了“秀秀”,美图本身就和图片社交紧密相关,一开始就具有一定的社交属性。

  2014年5月8日,美图推出短视频社交产品“美拍”。这是一款可以把小白用户拍摄的简单视频加工成唯美MV的强大产品,相当于短视频的“美图秀秀”。

  

 

  “我们创了几个世界纪录。到今年1月,推出才9个月我们就达到1亿用户。这是目前所知全世界最快达到1亿用户的APP。Facebook花了48个月,才达到1亿用户,微博用了11个月,微信用了14个月,Instagram用了23个月。这说明了市场的需求。”蔡文胜颇为自得。

  在他看来,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最大的差别,就是PC互联网是以文字交流为中心,而移动互联网是图片、甚至视频的时代。现在三、四线城市一些用户可能因为手机配置差还没法玩美拍,但未来一两年会有很大发展。“美拍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

  而美拍之所以能取得这样惊人的成绩,一是因为有之前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的用户积累,二是因为产品真好用。

  说着,蔡文胜迫不及待向我展示他的美拍。他在办公室各处拍了几个镜头,还自拍了一下,接着耐心的加滤镜,换背景,又试了几首音乐,选了一首小清新的,大功告成。

  他得意地把手机递过来给我看,这个随意拍摄的粗糙视频,竟然真有点MV的味道了。

  他随即把视频发了出去。在美拍上,蔡文胜有7万多个粉丝。和微博一样,他们每天互相转发、评论、点赞,只是载体变成了视频。一边给我展示美拍,蔡文胜一边给附近的美女们随手点赞。

  “你还是个点赞狂人啊?”我有点吃惊。为了自家产品活跃度,老板们也真是拼啊。

  “看到人家好看就应该赞一下,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嘛。”蔡文胜说。

  “我们有些活跃度已经非常牛了,甚至超过新浪微博。你知道曹格吗,他在微博只有600万粉丝,但在美拍有2000万。他刚好是用美拍的同期在《爸爸去哪儿》红了。”

  蔡文胜的强势回归,与一直作为美图创始人形象出现的吴欣鸿是否会有磨合?

  “说完全没有不同意见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在一起都磨合十几年了,还没有美图的时候就已经配合得非常好了。会有不同意见,但这样对公司是最好的。”蔡文胜说。

  “你给美图带来的这三个重大变化他有不同意见吗?”我问。

  “当然没有,这个我们方向是一致的。”

  “你的江湖封号是站长之王,这有点带头大哥的感觉。总有人说这个是你小弟,那个是你小弟。吴欣鸿是你小弟吗?”

  “不是,我们是合作伙伴。”他答道,“我不喜欢小弟这个说法。”

  2014年10月底,蔡文胜去纽约参加了老虎基金全球年会并做了演讲。他要我一定看下这个演讲,并把文章用微信发给了我。

  演讲不长,有一句令人动容。他说自己25年前只想能够偷渡到纽约来打工,今天却可以在全球资本精英面前讲自己创建的美图公司故事。

  他还说,即便是2010年了,自己卖了公司有了钱,想到美国看看,却仍然因为“有移民倾向”被拒签。因为他没有文凭,户口又是福建农村。

  最后他才说到美图:“这个世界因为文化民族宗教政治思想的不同,很难有个产品能够让全世界来接受,唯有爱美是人类的天性,追求美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美图正是为了这个使命而创立,美图就是要发现创造一切美的东西,分享一切美的事物!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美图秀秀改变世界,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但谁又能说我们没有潜移默化被改变。从奥斯卡自拍到奥巴马自拍,自拍时代已经开启。美颜,只是给一个原始欲望找到了释放的工具。

  但2008年刚从北京回厦门,蔡文胜并没有这样的梦想。在北京奋斗四年,卖掉265网站后,终于实现了财务自由。他决定回到厦门,与家人团聚,晒晒太阳,做做投资,也过过富贵闲人的神仙日子。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驱动蔡文胜不断向前的动力都是赚钱让自己过得更好。他的聪明勤奋和对财富的热切渴望,使他像丛林里的猎豹一样敏锐,能够捕捉到各种稍纵即逝的猎物。自进入互联网,他先是2000年到2004年在厦门做域名买卖赚到第一桶金。接着又跑去北京,创办了265导航网站并卖给Google。

  钱的驱动力不再强劲,蔡文胜按下暂停键。他把自己定位成天使投资人,要进入安静充电、积蓄力量的时段。

  说来也有意思,2007年前后,包括雷军、徐小平、曾李青、蔡文胜在内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都开始做天使投资。一方面,他们都卖了公司赚了钱;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大环境好转,新一波创业潮涌动,大家重新又有了信心。

  计划得挺好,但等蔡文胜真正回到厦门,事情马上就来了。当初自己北上,留下个做域名的公司在厦门。

  回来一看,这家公司仗着手里好域名多,从域名倒推产品,38个人竟然开了十几个项目。

  做减法成了当务之急。蔡文胜开始大刀阔斧裁撤,最后只剩下美图秀秀和欣欣旅游两个项目。

  这是蔡文胜创业过程中极重要的一次决策。在公司发展中去芜存菁,专注在一两个项目。这个过程中,他秉持两个原则:一是要做自己有兴趣、有优势的,二是要做符合大趋势有商业机会的。

  当时手头的产品,流量最大的其实是火星文,已经有3000多万用户。但蔡文胜和公司的副总经理吴欣鸿一番分析后认定,虽然已经有庞大的用户基础,但是这个项目做不大。因为它只应用于中学生非主流的人群里,不可能所有人都来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火星文。

  而在互联网领域,图片的应用会越来越重要。吴欣鸿本身就爱好美术摄影,又做出过火星文,理解年轻用户,做美图产品顺理成章。

  方向敲定后,吴欣鸿做出的第一个产品就是美图秀秀。那时Photoshop还几乎算是电脑里的必备软件,光影魔术手风头正劲。所幸的是,这两个劲敌使用起来都太复杂,操作简单的美图秀秀得以一步步夺得人心。

  即便此时,蔡文胜的战场也还是在天使投资,投了4399、同步网络、飞鱼科技、大姨妈、飞博(冷笑话精选)等公司。

  改变的契机发生在2009年。一向少与政府打交道的蔡文胜偶然结识了主管厦门软件园的副市长。领导带他去参观软件园,一来二去,他还真看中了一栋楼。花了三四千万买下来,把自己创办的、投资的公司都给搬进去,包括美图秀秀、4399、飞博、同步等。当时4399最火,就命名为4399大楼。

  据说这栋楼风水奇佳,找高人看过,在厦门软件园里地势高,上风上水。有一年厦门暴雨,积水成灾,软件园的咖啡馆都泡了水,这栋楼的地下车库却和马路对面二层楼一样高,丝毫无损。

  有了大楼,蔡文胜开始做起了孵化器,也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投入到这几家公司。孟子说“无恒产者无恒心”,实在太有道理。

  现在,我们坐在蔡文胜位于厦门筼筜路的别墅,他平日就在此处办工。这里整条街都是文艺范儿十足的咖啡馆和餐厅,是老外消遣的最爱。

  趁他拿点心的空档,我看墙上的照片。有蔡文胜年轻时COS李小龙的,有“天使会”众人的合影,有和星云大师、李开复、徐小平的合影,还有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

  “这是扎克伯格啊。你们啥时候见的?”我问。

  “应该是2013年11月份吧,在美国旧金山。”蔡文胜答。

  “你俩都聊什么了?”

  “我最大的痛苦就是不懂英文,还得靠翻译,就没法深聊。”蔡文胜有点郁闷,那时候扎克伯格的中文也还没练好。

  

 

  蔡文胜语不懂英文,事实上,他语言天赋平平

  一个人能力总有长短,蔡文胜大概属于语言天赋一般。在北京待了四年,他的普通话还是乡音浓重,时常被人误解。英语他也不准备学了,等着同声传译软件出来完美解决问题。

  办公室里的书柜挺大,空着的格子不少。他倒是没像有的企业家,书柜一溜儿齐刷刷的套装书。里面最打眼的还是一张照片,蔡文胜可真没白当了图片产品的董事长。

  这张照片是蔡文胜最喜欢拿给人看,讲给人听的。那是2005年蔡文胜组织的第一届站长大会,他把全国150多个最牛的站长请到厦门,才有了这张合影留念。

  照片里雷军和周鸿祎还很年轻,肩并肩坐在一起。雷军在这里碰到了李学凌,后来就有了多玩歪歪。周鸿祎认识了个重庆小孩,收到了自己喜欢的“奇虎”域名。姚劲波脸上看着还有稚气,回去后他就创办了58同城。

  江湖子弟江湖老。弹指十年,当年的150人,不知几多得意失意。蔡文胜倒是看得开,“我认识好多站长,在三、四线城市做网站,每年赚上两三百万,每天开开心心钓鱼K歌,过得比我们爽。”

  “大家创业,第一阶段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等豪宅也买了、跑车也买了,就会有更大的梦想。希望自我实现,希望更多人用自己的产品,希望对世界做一点贡献。”蔡文胜说。

  书柜里零散放着很多老旧的书,品种也驳杂,什么《民间秘术》、《饮酒艺术》、《孙子兵法》、《百年孤独》,还有卡耐基。这些是蔡文胜看过的,那些这创业那投资的新书,他倒是没怎么看过。

  

 

  虽然高一就主动选择了辍学,蔡文胜却不是个不读书的人。有一段时间,他恶补很多知识,古今中外他什么都看,从美术史到宗教史。把奥斯卡获奖电影几乎看个遍,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也看了一大半,多数是简写版。书柜里那本《百年孤独》,就是简写版。

  财富和文化都是速成的,但这又有什么不好呢?他甚至在财务自由后速成了梦想,这不比发财后犯空虚强多了吗。这么想,蔡文胜式的“中国梦”,可比“盖茨比”的美国梦有滋味多了。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今年2月,蔡文胜也回乡了,不过并没大派红包。他去完成一个承诺。

  去年父亲过世,蔡文胜回老家石狮办丧事,当地市委书记闻讯送来了花圈,他感念之余便答应给石狮的商人做一场演讲。

  他给做服装生意的老乡们讲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的碰撞,现场来了近千人。“我不喜欢给人家钱,我喜欢给人真正开阔的视野。哪怕只有50个人听懂了,我觉得也很好。”

  初见蔡文胜时,他接了个电话。因为说的是方言,我只听懂他反复说“太好了,非常感谢”。他解释说,他又拜托这位书记帮忙促成在老家村里修条路,书记打电话来,说通过了。

  但故乡留给蔡文胜的,并不都是开心的回忆。1985年,15岁的蔡文胜在老家街头摆地摊卖打火机。打火机两面贴着穿比基尼的辣妹,结果他因有伤风化被城管的人给抓了,整整关了一个星期。

  “好几年的时间,想起这个事情我就很痛苦很恼火,觉得我要是再见到这个城管一定要打他。但其实后来真的不会那样。因为如果你不成功,以前受的苦都是痛苦的回忆。如果你成功了,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

  信佛的蔡文胜已经看开了吗?2014年4月,由微博爆发,蔡文胜忽然深陷与原4399CTO曹政的“骗股纠纷”。

  事件围绕一直在谋求上市的4399展开,还涉及4399的CEO骆海坚。一时间蔡文胜的各种黑料满天飞。曹政是技术大牛,自然是深受码农们同情的“受害者”,而“站长之王”蔡文胜则符合众人对重利轻义生意人的想象。

  此事详情不多赘述,无非是加入、离开,拿股份、卖股份。最终以曹政发布微博“因为双方不同理解而有分歧,经过多方协调,已经达成一致”,蔡文胜回应“且行且珍惜”而告终。

  蔡文胜向我解释了事情的始末,却希望不要再写。“如果有一天我不干了,所有问题都可以回答。如果我只是个天使投资人,这些也很简单。但我还在干事,很多东西是无法讲的。”

  “你知道为什么成功学很多都是误导人家的?因为成功学大多是一个人退休不干之后,才写出来。很多人就按他的路子去走,但那其实已经是他以前的成功经验了,不是当下的。当下正在干的事其实是没法给外人知道的。一是怕别人学到,二是这里面本身就很多利害关系。能说出来的往往不是真相,只有有一天他真的不干了,才能复原这个故事。”

  你看,总有这样憋着的地方,不但让我们这个职业难受,估计他也挺难受。蔡文胜办公室挂着一幅字,“得大自在”。也许只有真不干了那天,才能真正得大自在。

  蔡文胜说自己最大梦想是有一天自己可以写一本书,就写他自己的故事。

  “如果有一天美图IPO,我可以说出更多的故事。”蔡文胜忽然又说。

  “那祝你早日带领美图上市。”我赶紧说。

  “上市只是个阶段性的成果。你应该祝福我们,世界人民都用美图。”

  世界,还真是这位当年的站长之王提及频率最高的词。

共收录0个网站,待审0个网站,文章0篇,待审0篇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收录标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手机版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 郑州建辉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 豫ICP备14022728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