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动态 正文

从倍受关注到运营举步维艰 UberRush为何一步步走向死亡

2017-07-11 21:27:46 来源:建辉互联 阅读 41 次

2014年无疑是Uber腾飞的一年。Uber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在为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的同时,还不忘把眼光放到其他行业。他在接受美国老牌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的采访时表示,既然Uber能在五分钟之内为用户叫到一辆车,那么Uber也可以在五分钟之内为用户带来其他东西。于是,Uber开始涉及快递业务,快递生活用品、食物外卖等。Kalanick希望Uber不仅仅是一家打车公司,还想要把它打造成一家有朝一日能与联邦快递、亚马逊等相抗衡的公司。

  于是,UberRush应运而生。UberRush采用的是和Uber相似的叫车服务,同时很多Uber的司机也是UberRush的工作人员,他们将在规定时间内将货物送到客户手中。

  Uber要想达到690亿美元的市值,早日成为物流巨头是很重要的。不过,Rush的工作人员表示,Uber对Rush寄予的厚望要落空了。

  



  Uber进军物流业的第一步是2014年4月在纽约推出了一款新的系统,用于快递派送服务。有了该系统以后,用户就可以在划定的区域内像Uber叫车那样叫快递,然后UberRush的派送人员就会来取件并派送到指定位置,他们不一定都是开车的,还可能会骑自行车,也可能步行。用户可以在UberRush上看到取件的预计到达时间,也可以随时检查自己的物品移动的位置。

  UberRush最先在纽约投入试运营。Business Insider的员工此前就尝试过使用该服务,一位女记者的雨衣落在活动会场,其使用UberRush服务,从下单到收件整个过程不到20分钟,费用为11美元。

  但是很快Uber就发现,在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中,其实并不总是需要有人帮忙派送遗忘的雨衣或钥匙等。

  反倒是当地的零售商比较需要UberRush的派送服务。Rush的团队在接受下来的一年里致力于向当地的零售商推销自己的服务,并和一些有助于进行在线销售的公司建立了合作。

  当一家花店需要派送一束花时,可以选择使用UberRush的配送服务,而不需要专门去雇佣它自己的配送人员。或者对于一些拥有专门的配送人员的店铺,比如披萨店,可能会在特定时段出现配送人员不够的情况,这时候也可以使用UberRush的配送服务。

  Uber的叫车服务改变了人们在城市里的生活方式,公司希望Rush的快递服务也能改变城市里的货物配送方式。

  2015年10月,UberRush正式在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这三个城市上市。

  



  Uber Everything的总监Jason Droege表示,Rush结束试点,正式上市,所以需要关注它的收益情况。

  Uber不允许Droege或者其他的高管接受采访。

  最开始的时候,UberRush发展得还不错,有望使得Uber成为物流大亨。

  正式上市之际,Rush与Shopify、Clover、ChowNow、Delivery.com等为本地的零售商和餐馆提供在线结账服务的公司取得了合作。在2016年早期,Rush又和Nordstrom、Cole Haan建立了合作关系。在随后到来的超级碗(美国国家美式足球联盟的年度冠军赛)中,迪克体育用品公司就是把美国和芝加哥地区的纪念T恤的配送工作交给了UberRush。

  


  UberRush的快递服务就像Uber的叫车服务一样,只需一键就能使用,对用户来说十分方便。

  一位Rush的前高管表示,Rush的团队此前就其配送业务进行过30种不同的实验,配送的货物从衣服到鲜花都有所涉及。

  Eats的崛起

  Rush的主要业务是食物配送。Rush的一位前员工表示,在芝加哥,使用Rush的配送服务的主要是餐馆。

  有些餐馆是把Rush的配送服务作为主要的配送方式,而不再雇佣自己专门的配送团队,有的则是把它作为一种备选的配送方式,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比如专门的配送人员生病了。

  


  Rush在食物配送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而Uber也慢慢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Eats上。

  为了发展其物流业务,Uber早在2014年就开始尝试多种不同的食物配送,并于2015年12月在多伦多推出了送餐应用UberEats。

  最开始的时候,Eats只是为当地的餐馆提供午饭配送服务,并且配送的菜单是规定的。后来,Eats对配送的菜单不再限定,餐馆里有的才要都会进行配送。另外,在公司内部,销售团队通过浏览竞争对手的App,了解他们的合作餐馆,并昼夜不停的忙于和这些餐馆进行合作。而其他的员工则去接触Caviar这些竞争对手的配送人员,试图让他们跳槽到Eats和Rush。

  此外,Uber为Eats建立了一个单独的应用程序,这是继Uber主应用推出后发布的首个独立应用。

  2016年早期,Uber正式在洛杉矶推出Eats。到2016年底,Eats已经成功进入了56个城市,而Rush则仍旧只在最开始的三个城市发展。

  Eats的崛起影响到了Rush的潜在发展,并有望成为Uber在物流领域的主要推动力。

  此后,Rush的团队又与一些知名品牌进行了合作,比如沃尔玛。6月,Uber向第三方商家开放UberRUSH的API。这样一来,其他零售商或外部物流公司只需在自身产品里增加几行代码,就可以直接使用UberRUSH的快递服务。比如,旧金山的一家披萨店通过API就能快速使用UberRush的配送服务,而不需要自己去雇佣专业的配送团队。

  2016年早期,Jose Cordero大力发展Rush,同时Uber也为Rush提供了很多帮助。一开始,Rush的发展还是不错的,甚至在Uber停止帮助以后,还是能取得比较不错的业绩。

  但是好景不长,到夏天,Rush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公司的经营变得越来越困难,最终Cordero选择辞职,并到Rush的竞争对手PostMates工作。

  


  Rush面临的问题之一是业务和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公司必须不得不建立一个当天按需交付的系统,并找到向客户营销的合适方式。不过对大多数产品来说,通过低价的方式让客户感到满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人会忽然急需某种小东西,但是配送费太高的话又不太愿意支付。

  Rush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价格太高。人们选择Uber,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它比坐出租车要便宜。但是Rush却比一些竞争对手的价格要高,这对其发展是很不利的。

  面对Rush的这些发展困境,Rush的合作伙伴也开始有些丧气。Uber曾表示要把Rush拓展到其他城市,但是此后Rush只是对一些特定客户进行过一些有限的试验,拓展计划并未得到落实。

  当人们意识到Uber将不再继续发展或者扩展Rush,Rush团队的很多成员都感到慌张。Rush最早的一些内部领导者相继离开,Uber也逐渐把物流领域的重心从Rush转移到Eats和Uber Freight等业务,人们越来越能感觉到,Uber正在放弃Rush。

  

  Uber把物流领域的部分重心从Rush转移到Uber Freight

  Uber在2016年秋天推出Freight,准备进军长途货运市场。现在大多数公司处理货运事务的方式是先找一家经纪商,然后由这家经纪商向多家卡车货运公司报价,再为客户挑选最佳货运服务商并安排相关事宜。Uber Freight将除掉中间商,根据市场供求关系为托运人提供实时托运价格。

  今年春天,Uber通过邮件通知那些与Rush合作的餐馆,建议他们选择和Eats合作,甚至拿出即将关闭一年前UberRush开放API这一强有力的理由。

  Uber为Eats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其中一个原因是,Eats对Uber的贡献比Rush多。

  一位了解Eats和Rush这两家公司的人表示,Rush的业务是通过另一个App进行下单的,所以只能将运输费记录到Uber的总收入中,但是Eats的订单则是在Uber的app上进行下单的,所以一笔订单的所有收入都能算在Uber的总收入中。

  比如,一位Rush用户下了一笔价值25美元的订单,并同意支付5元的配送费,那么Uber只能将5元配送费算入其总收入。但是如果是在Eats下了一笔同样的订单,那么Uber就可以将30美元都计入其总收入。

  Rush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Uber已经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了Eats上。目前Eats已经进入27个国家、100个城市,这种发展程度是Rush无法企及的。

共收录0个网站,待审0个网站,文章0篇,待审0篇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收录标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手机版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 郑州建辉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 豫ICP备14022728号-8